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关于我们 >
自己是省城一银行行长王某某的侄女
来源:http://www.coinpay.net.cn * 发表时间 : 2020-01-24 16:08 * 浏览 :

“直到案发前,周丽的老公还以为家里的孩子是自己的。”民警赵汝鹏说。原来,早在行骗前,周丽就想好了后路:一方面,她早早告诉外地的丈夫,自己怀了孕;另一方面,等闺蜜生下孩子不想要后,她又找借口抱回家抚养。

周丽因债务纠纷,欠了别人不少钱才动了歪念,利用她曾在理财投资公司工作过的经验行骗。(记者 尉伟 实习生 侯鹏超)

此时,周丽才告诉民警,家里那名才7天大的婴儿是自己从闺蜜家里抱来借用的,就是为了逃避警方打击。

2015年1月底,由于周丽迟迟未能办下贷款,急需用钱的王萍就将那张卡要了过来。

“周丽告诉王萍,储蓄卡的钱越多,她所能贷的款越多。”于是,王萍共分五次向办理的储蓄卡内存了25万多元。

“还卡时,周丽还告诉王萍,这张储蓄卡还在验资阶段,里面的钱都冻结着,没法查看或支取余额。”民警赵汝鹏告诉记者。王萍没听周丽的,拿到卡后赶紧到银行查看,发现卡内只剩9毛钱的利息。

“每次与王萍见面,周丽都是一副银行职员的派头。”刘国在副所长告诉记者,周丽出示的贷款合同看起来也很正规。

两人见面后,周丽告诉王萍,自己是省城一银行行长王某某的侄女,能办到低息贷款,月息才千分之三。

3月2日,接到王萍报警后,大明湖派出所民警于3月4日将周丽抓获,可供认不讳的周丽却告诉民警,自己刚生完孩子才7天,公安机关不能拘留她。

民警在周丽家里确实发现一个不足月的女婴,还有不少育婴用品。如果她真是刚生完孩子,那么按照相关法律,警方确实无法对其依法刑拘。

“我们问她孩子在哪里生的,她想了半天才说出一家医院。”民警又问周丽孕前做的什么检查,周丽也说不知道。后来,民警又带周丽去医院检查。产科医生告诉民警:周丽并没有生过孩子。

目前,涉嫌诈骗的周丽已被历下警方刑拘,她从闺蜜家中借来的婴儿也回到了亲生母亲身边。

市民王萍在外地从事一些小生意。从2014年10月份开始,她陆续从网上搜寻起低息贷款的信息来。

历下公安大明湖派出所刘国在副所长“揭秘”:经查,周丽与那个行长毫无关系,对方的名字是其从银行网站查询到的;出示的贷款合同,也不过是她从网上找来模板复制出来的。

起初,王萍对周丽半信半疑,但后来,她了解到该行行长确是王某某后,就与周丽签订了贷款合同。

一方面,周丽向王萍表示,与自己手机关联,便于自己通知银行财物人员对账;另一方面,王萍认为储蓄卡的密码只有自己知道,周丽拿着卡也取不出钱来。

“她总觉得通过银行贷款太麻烦。”3月10日,历下公安大明湖派出所刘国在副所长告诉记者。很快,王萍通过网络与济南一个名叫周丽的女子取得联系。

先是假冒省城一银行行长的侄女,声称能低息贷款,骗走了市民王萍(化名)的二十多万元;形迹败露后,又抱来闺蜜的幼子假装自己还在哺乳期。3月10日,狡猾的周丽(化名)机关算尽,还是被历下公安大明湖派出所的民警识破,涉嫌诈骗的她被警方依法刑拘。

原来,在王萍办理储蓄卡时,她设定的密码早被站在身后的周丽默默记在心里。而后,周丽利用密码以及储蓄卡和自己手机关联,将王萍每次存的钱,或刷卡消费或直接取出,挥霍一空。

骗取王萍的信任后,周丽表示,贷款的前提需要银行验资。于是,王萍就按照周丽所说办理了一张银行卡,并把该卡与周丽的手机进行了关联,还把卡交给周丽拿去银行验资。

上一篇:这就意味着 下一篇:没有了